意甲

禁魂纪第六十三章千钧一发

2020-01-23 18:5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禁魂纪 第六十三章 千钧一发

【心魔】

“当然。”虚空中的声音肯定的说,然后安静了下来,像是在等待胡洋的回应。

片刻的沉默,胡洋终于还是缓缓的开口了,即便是莫沉萧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阻止,可是还是没能让他停止说出“我同意”三个字。

就在那一瞬间,莫沉萧看到了从画中突然间穿出的电流顺着胡洋的双手缓缓的流入到了他的身体里,紧接着,莫沉萧就随着胡洋一起摊到在了地上,再然后眼前一片漆黑。

等再次见到光亮的时候,莫沉萧发现胡洋已经来到了机场,看样子已经过去了好些天,而中间那一段错过的时间,自己却并没有看到,可是他也想的出来,那部分记忆怕是已经不是胡洋的了吧,那个寄宿在胡洋身体里的家伙估计是利用胡洋的身体去做了其他的事吧。

如果没错的话,这架飞机应该就是胡洋出事的那一架,只是莫沉萧没想到如今他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还能体验一把飞机出事的感觉,估计这该会是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了吧。

是的,就在胡洋坐上飞机不到20分钟,机舱里就传来了警报声,紧接着飞机开始剧烈的抖动开来,所有的人全部惊慌失措,甚至大部分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就被突然从机尾碰出的爆裂火焰给烧成了灰烬,可是当那火焰冲向胡洋的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火焰和爆裂冲击波似乎在靠近胡洋的时候被某种力量给排斥了开来,再然后胡洋随着已经化为随便的飞机一同坠入了海水中,昏了过去。

而莫沉萧也一同坠入到了海水里,这种感觉没想到又体验了一把,还记得那段被穆子宸虚拟掉的记忆,在去海城的时候,自己也曾有过坠海的经历。

而就在海里,莫沉萧看到也是这股力量,带着胡洋漂泊到了小岛上,以至于后来胡洋发现自己的异能,然后决定重返旧城。

时间就在这样的顺序中渐渐的推移着,一转眼就是四十多年,这时的胡洋已经改名为胡可之,并且来到了这间学校,担任了教师。

而那个时候的胡洋,一直以为他可以在这个学校一直待下去,因为不管是校长的热情还是这里的学生,都让他觉得,这里还算一个值得让他留下来的地方。

所以带着这样的心情,胡洋搬进了学校给教师们安排的公寓里,因为平时的教学任务也不是很重,所以胡洋大多数时间还是在作画中度过,只不过,自从上次被那个灵体附身之后,胡洋就更加喜欢画这些鬼神志怪之类的水墨画,而且色调也基本是黑白色的。

莫沉萧到是也好奇,随着这画面跳跃了40多年之后,那只寄宿在胡洋身体里的那个灵体似乎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的什么事情,就好像是这个灵体将自己的力量借给胡洋之后,自己便沉睡了一般。

可也就是这样的一天,上课回来的胡洋却再一次听到楼道里传来了关于他的议论声。

“你说那个偏激的老头子怎么回事,不只是行为处事和别人不一样,就连这脾气也是古怪,我真不知道校长是为什么让他留下,这都一大把年纪了。”

“还不是他在志怪类美术上有些名气,可是我也不知道这家伙画的那些玄玄乎乎的东西有什么好的,都是胡画的,还能被评为专家,我看根本就是凭着关系爬上来的,真是老不知耻。”

“你说的也对,这老头子也真是仗着自己的名气才这么风生水起,要不是校长一直护着,我还真不想见到他。”

听到这些话,一直站在楼道里的胡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年迈的身体颤抖着,莫沉萧听到了他的拳头因为攥得太紧而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声音。

胡洋就这么回到了屋子里,然后突然间拿出了纸和笔,在宣纸上勾勒着,描绘着,不一会儿在纸上便重新出现了当年见到的那幅画的样子,只是领莫沉萧没有想到的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胡洋依然能将原画模仿的如此相同,也不得不说他也很强大。

“判官你倒是出来啊,告诉我,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其他人有了成就还被说理所应当,而我却听到他们说我名不符实,这些人为何待我如此不公,为什么!你快点出来啊!”胡洋大声的喊着,可是不仅仅是画没有任何作用,而且,就连空气中也没有任何的响动。

因为没有得到回应,胡洋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拖着年迈的身体坐在了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突然,胡杨开始笑,像是疯了一样的笑着,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书桌前,开始画着什么。

可是每次一提笔刚画了几笔就将画撕掉了,然后重新找纸,画完又撕掉,这么一直重复知道所有的纸和墨都被他用完,然后他又出去重新买了材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继续画,也就这么持续了将近四五天左右。

直到第六天,在胡洋的笔下一个判官的样子终于显露在了白色的宣纸上,只不过在判官的手中,胡洋始终没有画上那只判官笔。

也就是这幅画完成的时候,胡杨在这些天第一次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他推开了门出了公寓向教学楼走去。

这么多天没有去上课,身为自己好友的校长想必也该不高兴了吧,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么夜确实不对。

可是刚走到校长办公室的胡洋,就看到在校长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个陌生面孔的年轻男人,然后下意识的胡洋就站在门口听着他们的谈话。

“小张,这些天你代替胡老先生代课之后,班里的孩子们好像还挺喜欢你的课呢。”

“还好拉,只不过我只是代课而已,过些日子胡老先生回来上课,我也该走了。”被叫做小张的男人说道。

“不,我想让你代替胡老先生担任他的职位,那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也该退休了,而且他的授课思维毕竟也有些陈旧,是时候该吸收些新的教学方式了。”校长说着,语气里透露着对这个新人的赏识。

“可是……”小张本想说些什么,可是还是被校长后来的话给打了回去。

“明天你就来正式上班吧。”

“是,谢谢校长。我会努力的!”

可是站在外面的胡洋却像是遭到了晴天霹雳,整个人凉了半截,这才几天,校长竟然就这么要将他的位置转让给别人,这不公平,自己虽然年迈,但是他的教学方式也是在不断的改进啊,而且自己还没有老到连代课都代不动的地步!他们这么做不公平,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

就这么,胡洋恍惚的回到了住处,这一回去又是好多天没有出来,直到有一天,有人敲响了家门。

打开门,胡洋见到了自己久违的弟弟,也不知道弟弟哪里得来的消息,得知了之前飞机失事的时候自己的哥哥并没有死而是改名换姓来到了这里之后,他便立刻找到了他,与他相认。

可是面对自己几十年没有见到的弟弟,胡洋却一点也不开心,这么多年里,没想到弟弟继承了家里的公司,还办的有模有样不说,如今呢也算是子孙满堂了,再看看自己,这么多年,唯一得到的也是一份离奇的超能力而已,其他的不管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弟弟,不由的心中早已有了芥蒂。

即便是自己拥有了普通人没有的东西,却还是没能拥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幸福,这不公平!

当自己的弟弟离开的时候,胡洋再一次的爆发了,他推翻了家里桌上的东西,然后愤怒的盯着那副自己才画好不就的画像,这一次他不要再相信了,他要自己去创造一个公平的世界,他要让这些待他不公的人全部都获得该有的惩罚。

就这么胡洋拿起了画笔,在那张陆判的黑白画像的手上终于描绘出了一只笔,那只黑白分明的笔尖在纸上分外清晰,“从今天起,我就是判官,这所学校的公正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左右!”

在那一刻,莫沉萧有意无意的感觉到,就在这支笔被点上最后一笔黑色时候,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悄悄的附着在了上面,莫沉萧甚至觉得,某种东西从胡洋的身体里流了出来,直接融合到了画中。

随着那些奇异的电流流出,胡洋的身体渐渐的开始虚化,然后变得模糊不清,就如同自己一开始见到的样子,像是一团烟雾。

知道彻底的消失在空气中,而莫沉萧的视线也随即停留在了半空中,获得了自由的莫沉萧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行为活动了。

突然间再次传来了强烈的白光,那种旋转的感觉再一次袭来,莫沉萧就知道这一次别人身体里的旅行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只是令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那个附着在胡洋身体里的家伙究竟是谁?

还有那些出事的教师究竟是不是胡洋所谓?但是光是看这段记忆,也确实是胡洋的可能性最大。

当白光彻底结束的时候,莫沉萧又回到了刚才穆子宸和胡洋僵持的时候,只是刚才那一切仿佛只过了那么几分钟而已。

但是这一次,莫沉萧似乎明白了什么,趁着胡洋注意力在穆子宸那边,莫沉萧迅速的站起身找好了位置,瞄准了胡洋手中的那只笔,然后集中了意念,心中默念了三二一。

就听见“砰”的一声,手中离子枪的光线就这么击打在了那只毛笔的笔头上。

随着这一下重创,胡洋的手明显的后撤,笔尖上的光亮也减淡了不少,也就在这一瞬,穆子宸的火焰直接反冲了过去,火焰重重的击打在了胡洋的身上,刹那间溅起了火星。

就看到那团模糊的形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毛笔护在怀中,突然间转向了莫沉萧,从他的身体里飞出了十几根白色的布条,看起来应该是实体物化的。

莫沉萧也来不及躲闪,干脆又冲着胡洋的方向开了几枪,只是毕竟没有经历过多少枪械射击的训练,这几枪根本就没有打中任何东西,那几条白布条就这么缠住了他握着枪的手。

“哗啦”一声,手中的栗子枪掉落在了地上,但是一边的穆子宸却依然被困在光罩里帮不上一点的忙。

没有了枪械,莫沉萧只能选择再一次物化自己的双手去割断这缠绕着自己的白布,集中了意念,莫沉萧将自己的双手和穆子宸的手套物化在了一起,重新变成了黑色的利刃,然后用力一挥,缠绕着自己双手的布条就这么化为了几块碎片掉落在了地上。

“你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死亡吗?”胡洋虚幻的影子在空气中发出了奇怪的重叠声音,完全没有了刚才纯粹的人声,这听起来让莫沉萧想起了一个人,那个灵体化的噬魂者。

“你是噬魂者?”莫沉萧突然间说道,之前进入胡洋身体里的人就是你?”

“去死吧!”白影并没有回到莫沉萧的问题,反而冲着莫沉萧突然间飞出几块白色的纸片,莫沉萧虽然已经闪躲了,但是脸颊还是被蹭到,并且出现了一条血痕。

“你不是不为神秘人工作了,为什么还能回到几十年前,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莫沉萧擦了擦脸上的血痕,然后继续问道。

可是那白影似乎根本不想回答莫沉萧的话,继续攻击着,莫沉萧在这个房间里只能闪躲,可是面对不断袭来的纸片,莫沉萧即便可以防御,可是却没有丝毫的机会反击。

总得想些办法才是,一边地看着胡洋的攻击,莫沉萧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突然间发现这些纸片的切割能力可以说不管什么物体都可以穿透,就连一边的钢管支架都被切掉了一个角,再看看罩着穆子宸的光罩,如果让这种纸片冲击那个光罩会不会把那该死的东西打开放出穆子宸?

这么想着,莫沉萧开始寻找时机,也就在这时,莫沉萧一闪身冲着地上的枪跑去,显然想要去重新捡起手枪,胡洋随即冲着手枪放出了纸条,而莫沉萧突然间翻转身体,冲着穆子宸的方向冲去,而胡洋下意识的又去攻击,却看到莫沉萧突然间蹲下了身,自己的纸片竟然就这么直直的飞向困着穆子宸的光罩。

说时迟那时快,那些纸条竟然真的将那光罩切割了开来。

重新获得了自由的穆子宸冲着莫沉萧使了个眼色,然后冲着胡洋再一次发起了攻击,而面对穆子宸的攻击,胡洋不得不去抵抗,而就在这时,莫沉萧迅速的冲到胡洋的身下,捡起了手枪。

“砰――”的一声,周围的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

铜陵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烟台市莱州荣军医院怎么样
大庆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榆林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泰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