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杨泽文排行榜游戏还玩多久

2019-10-13 00:3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杨泽文:排行榜游戏还玩多久

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标有“排行榜”字样的各类文学图书,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于大小书店,以致让人在眼花缭乱之中,不知如何选择适合于自己阅读的作品。面对作品编选的一味跟风和图书市场的如此“热闹”,相信任何一个理性的阅读者都不会保持乐观的态度。 本来,排行榜是一种市场商业行为,是对社会大众趣味的某种确认与彰显,其本身是无可非议的。问题在于一个排行榜的诞生过程是否始终遵循了应有的“排行”规则,或者说是否尊重了客观事实和大众的趣味与意愿。除此之外,任何一种形式或者模式的排行榜都是可疑的,甚至是下作而见不得人的。事实早已证明,在现代市场商业行为中,对任何一个潜在规则的漠视与破坏,随之而来的是某种游戏行为的泛滥和市场的混乱,首先殃及的自然是无辜的消费者。就拿作品排行榜图书来说吧,我们的广大读者,真的就需要那么多各种面孔的排行榜作品来支撑自己的阅读信心吗? 不错,图书市场的日渐繁荣和阅读的日益多元化,我们是需要不止于一两种作品排行榜图书的。但这些作品排行榜图书在其诞生过程中,光有、作家、学者和书商的参与恐怕还不行,还需要重视各种媒体反馈的读者意见,才可望在编者与读者的良好互动中,尽可能地发现好的作品,或者说不遗漏优秀的作品,从而催生出令大多数人信服的作品排行榜。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相反,许多作品排行榜图书的编选,完全变成了某些人随意玩弄的一种游戏。不仅绝大多数出版社都可以自由介入,而且任何一个编选者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编选。其结果呢,在图书市场上,也就有了数十种乃至上百种形形色色的作品排行榜图书。文体涉及小说、散文、随笔、报告文学、传记文学、散文诗、诗歌、评论、杂文、寓言、童话、歌词、幽默等等,每一种文体又加以细分或细化,比如小说就可按其长短编选出某个年度的最佳长篇小说、最佳中篇小说、最佳短篇小说、最佳小小说等排行榜;按地域或区域又可编选出某个年度的大陆小说、港台小说、海外华文小说等排行榜;按写作手法或文本表现以及不同载体还能编选出某个年度的最佳科幻小说、最佳先锋小说、最佳写实小说、最佳络小说等排行榜。可其实说白了,编选者和出版部门之所以能不厌其烦地玩这样的作品编选游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利用一部分读者的好奇心乃至猎奇心,用所谓的“新鲜”来充分吸引他们的眼球。至于收入作品排行榜中的作品,可信度和公认性如何就另当别论了。 当作品排行榜的编选彻底放弃了应有的潜在规则,作品排行榜的图书也就注定无法真正赢得广大读者的持久亲近。毕竟理性的读者,并不是跟着作品排行榜的导引来选择阅读作品的。退一步讲,即便是那些愿意跟着作品排行榜来选择读物的读者,一旦发现所读到的排行榜作品其实只是“金玉其外”之时,自然会投之冷眼,弃之而去。而就作品排行榜图书的编选者来说,不论是一个人折腾也好,还是几个人一同合谋也罢,即便能“排行”出一些“另类”面孔的图书,但只要是一场人为的游戏,那么再多的欢乐英雄,都要迟早被无情终结。 纵观作品排行榜图书,其诞生的高峰期一般都在岁末年初。其主要原因是,既方便对一年来的作品进行全面盘点,也容易编选更多的作品排行榜图书。然而,有的书商在领教了岁末年初作品排行榜图书的残酷竞争态势之后,转而打破了时间界限,于是图书市场上随之出现了提早打上年度标记的作品排行榜图书。比如笔者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离2004年末还有5个多月,但一本标有《2004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的图书却已经出现在大小书店,煽情的广告词上醒目写着“花最少的钱,用最短的时间,享受中国当代文学的最新成果,思想性艺术性俱佳,有代表性,有影响力 。呜呼!面对编选图书的游戏,已经玩到了如此荒唐地步,我们还能指望在那些作品排行榜的图书中读到最优秀的作品吗?(光明)

怎么开微信小店
小程序运营
微信小程序设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