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权国 3387 雷鸣之南(十八)

2019-12-05 08:24: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387 雷鸣之南(十八)

“沙琳小姐会在这里待上几天?因为时间关系无暇观看沙琳小姐的绝世风华,实在是令人遗憾,不知道能不能在里斯本托一见芳容?”胖子目光扫过墙上的海报,又看了一眼白沙蒙面的沙琳,毫不掩饰的不甘心问道

”还有两天时间呢,然后我会去里斯本托,如果这位大人对沙琳的表演有兴趣,等到了里斯本托,沙琳也不介意单独为大人表演一场!“

沙琳嘴角风情万种的轻笑了一声,透出一种放任、慵懒而暗透凄幽的味儿,别有一番无人能及的清绮情味,目光更是充满媚态的对胖子甩了一个眼色,配合其白色长裙下傲然高挑的身段,似乎都能够闻到其诱人的体香,

对于这个提尔纳兰特身边的黑发青年有些不知道底细,但提尔纳兰特晋升为刚非南部政务总官爆炸性消息,在帝京到底引起了多大的风浪,让帝国内务部都能乱成一片的风云人物,素来是吃风声饭的沙琳如何会不知道,

而提尔纳兰特身边的这个黑发中比亚人,怕是身份也不简单,现在中比亚局面相当混乱,几大势力相互内斗

,更有亚丁人横插一脚,以提尔纳兰特的身份,有中比亚人找上来也并不稀奇,只是不知道这个青年属于那一方,、

南方宋族?西南龙家?还是中比亚朝堂?

现在几大原先垄断中比亚贸易的商会都因为耶律王朝的事闹得阵脚大乱,垄断局面荡然无存,帝国各大商会也是疯狂涌入,注定会是一场乱战,如果自己能够跟中比亚某个势力搭上线,没准也能从这次混乱中分得一杯羹,所以相对于以冷酷著称的前里斯本托政务官提尔纳兰特,沙琳对这个中比亚青年更上心

”两天吗?长路漫漫,我会想沙琳小姐的“胖子大胆目光直视沙琳婀娜的身段上,露出一抹迷离,看起来一副被沙琳迷住的样子”沙琳小姐,我有预感,我们在里斯本托还会见面的,希望到时候,沙琳小姐可不要忘了我哦!”

“怎么可能的,就算是忘了提尔纳安特大人,我也不会忘了阁下的”沙琳那对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其含情脉脉配合着唇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确是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的

”两位的聊天聊完了吗,我们找沙琳小姐还有正事呢“安西娅在旁边有些不耐的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察觉到提尔纳兰特的身份不一般,她可能早就打断死胖子和沙琳一对狗男女的对话了,刚才敏锐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叫提尔纳兰特的政务官之所以原谅沙琳,似乎是因为这个黑发青年的意思,但是很快对方露出的好色嘴脸,又让安西娅为自己的猜测感到好笑,原本对于黑发青年还有几分想要探知其身份的想法,现在也都没了!

只是沙琳的一个媚眼就给飞的晕头转向的好色之徒,自己竟然还警惕了一天多,真是可笑!

看着安西娅一脸怒意的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然后将沙琳拉走,看着安西娅婀娜多姿的背影,胖子目光闪动了一下,这名银翼护卫倒还真有伯兰特邦妮的几分风采,都是笔直矫健的大长腿啊

“陛下,那个沙琳当初在里斯本托其实是。。。。。。”旁边的提尔纳兰特看着略显发呆的胖子,声音有些急切的说道

“是走私者吧”胖子不以为意的打断了他的话

“陛下是怎么猜出来的?”提尔纳兰特神色诧异,一脸见鬼了的模样,刚才他还真以为死胖子被这个女人迷住了,美女蛇沙琳,里斯本托走私的牵线人,当初提尔纳兰特打击里斯本托走私的时候,如果不是这个沙琳消息灵通跑得快,早就被提尔纳兰特关入里斯本托政务府的监牢了

“帝国情报部上提到过这个沙琳”

胖子从远处收回目光,凝声说道“本来以为能够将马丁利牙王储秘密送到里斯本托的是一个厉害人物,现在却发现似乎并没有那么复杂,这位在帝国情报部上提到的马丁利牙王储前来里斯本托的中间人,并不是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有着太过深厚的背景,而更多类似是势力代表的身份,最大的可能就是走私者吧,否则,不是什么人都敢将马丁利牙王储那样的人运到里斯本托的,也只有走私商船才敢这样做”

“马丁利牙王储是走沙琳这条线!”

提尔纳兰特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恍然,这次皇帝秘密与马丁利牙王储会面地点是里斯本托,而提尔纳兰特虽然晋升为刚非南部政务总官,但依然兼任着里斯本托政务官,这次还是借助其身份南下,所以胖子也不可能将秘密会面的事一直隐瞒下去,

“没错,而且看来,那位马丁利牙王储怕是出问题了,否则沙琳不会出现这里,更不会两天后才返回里斯本托”

胖子伸展了一个懒腰,旁边的提尔纳兰特才知道,刚才皇帝为什么会对那个沙琳表现的如此热忱,犹豫了一下,提尔纳兰特还是问道“邦妮小姐的银翼护卫找上走私者,这里边怕是有事情,需要属下立即让里斯本托调查一下吗?”

胖子手指摸了摸鼻子,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查什么呢,邦妮真要走私,也不需要走里斯本托这条线“

胖子声音顿了顿,目光扫过眼前的人流涌动的港口,凝声说道”刚非北军掌握着从帝国一直延伸到中比亚帝京西路的黄金商道,可以说百分之八十的中比亚贸易都在刚非北军的掌控之下,要说没有人走私,怎可能,没有军方的保护,想要在这条上千里的商道上平安无事也是天方夜谭,这样的黄金线路就摆在伯兰特邦妮面前,应该还不会短视到去里斯本托走私!毕竟里斯本托是海路,海路就必须要经过帝国海军这道关卡,伯兰特邦妮的势力还渗透不到海军方面去”

“是,是属下多虑了”

提尔纳兰特认同的点了点头,帝国海军体系完全和陆军体系不同,而且帝国海军大臣更是出自皇帝旁系的杜斯特伦坦,所以即使伯兰特邦妮这位皇帝弟子,帝国海军也不会卖多少面子,如果走中比亚线路,那就方便的太多了,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都会知道该选择哪一条路,

下午快开船的时候,安西娅两女才一脸愤怒的从外面回来,看起来所谓的正事并不顺利,似乎是对胖子在没有探究的心思,安西娅终于露出了几分傲气,看见提尔纳兰特或者还会微微行礼,但是看见胖子则是一脸无视

但是越是不想看见,这个死胖子偏偏就总是在眼前晃荡,要么是站在船头故作深沉的看着远处,要么就是目光不时的瞟向阿西娅的方向

每一次,阿西娅的脸色都显得铁青了几分,下面握着的手指更是发出一阵清脆的咯咯声,对个实在是太放肆了,这死胖子色胆包天,那让人感到火辣辣的目光锐利的就像是能够看穿人衣服一样,不,怕是再套上一身铠甲都没用,

安西娅从未见过有这种凌厉眼神的人,听说军中一些杀人如麻的悍将,在厮杀的时候可以仅仅凭借身上的气势让对手崩溃,可是那也是百人斩级别的人物,是战场上真正杀神,这样的人物,在邦妮大人那里也见过一两个,可眼前的这个,只是一个好色的家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气势!

而且这个黑发青年还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她身后的卡特琳娜,吓得卡特琳娜都躲到了自己身后,身躯似乎是不堪压力的微微颤抖,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就算是如此,对方也没有罢休,而是干脆直接走过自己身旁,来到卡特琳娜面前,一脸饶有兴趣的样子上下看了一眼

”滚!“阿西娅的忍耐性终于崩了,都被这个死胖子气的不顾风度的破口骂人了

”阿西娅小姐是在跟我说话吗”对方神色错愕,很无辜的一双黑色眼睛,阿西娅怎么都无法理解,那种色迷迷的目光就是从这双黑如夏夜星空般的眼睛里射出来的,真是可惜了一双好眼睛!

“如果数到三你还不滚,我就杀了你,即使是你身份特殊,我也一样不会留手”阿西娅一手握住骑士剑,斩钉截铁的说道,虽然阿西娅并未上过战场,甚至没有真正砍过人,但是多年练习剑术的底子,让她的这个姿势明显透出了一股杀意

“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打不赢我吧”

对方略显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目光越过阿西娅,看了一眼躲在阿西娅身后的卡特琳娜

在阿西娅的怒目而视的拔剑下,看着指到了自己鼻子的雪亮骑士剑尖,对方叹息了一声说道”好吧,我就问这位卡特琳娜小姐两个问题就走,我就想问问,谁让你们盯着这艘船的,杀掉阿西娅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阿西娅的同伴,我怎么可能”

卡特琳娜在胖子目光下,身体微晃了一下,一脸吓呆了的模样,然后一道寒光突然出现在卡特琳娜的手中,朝着阿西娅的咽喉猛力刺过去,那是一柄隐藏在裙子腰带里的短刀,手法娴熟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阿西娅整个人都愣住了,她一直以为卡特琳娜是个娇生惯养的贵族女子,这次随船也是巧遇,对方在得知自己的父亲是帝国银行的托马克里才表现的热情起来,这样的事,阿西娅不是第一次遇到,也就见怪不怪

直到现在才知道,对方不但不是娇生惯养,而且出手的水准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从拔刀到刺向自己,几乎是一气呵成,毫无一丝一毫的犹豫,没有杀过人,绝对做不到如此决绝

这一刻,短刀锋锐的寒气让阿西娅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了,可是事发突然,阿西娅内心想要躲开,但是身体却是完全不听从使唤的一片僵硬,不要说躲开了,就连动一根手指都办不到,唯一能做的,就是痛苦的闭上眼睛等死

然后阿西娅感到身体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痛苦的冷哼,一个物体飞了出去,那是卡特琳娜,一支弩箭射穿了她握短刀的白皙手掌,另外一支弩箭射穿她的腿骨,短刀跌落在甲板上,滚了滚碰到了船舷,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发青年站在了自己边上,而卡特琳娜则是披头散发,捂着鲜血淋漓受伤的手,双腿卷缩的靠着甲板船舷位置,几名身穿黑甲手执帝国弩的帝国军人手中的帝国弩正指着卡特琳娜,如此巨大突然转变,让安西娅整个人的脑袋都是一片空白,

然后安西娅就眼睁睁的看着黑发青年伸出手,轻轻摸了一把自己的脸,似乎是自言自语说““伯兰特邦妮怎么会派你这个傻女人来执行任务的,简直是蠢得死!如果不是我盯着,你认为你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好心没好报,你以为沙琳为什么会在街道上,当着那么多的人与你走一起,就是等你死后,可以证明你确确实实是去了里斯本托,虽然我不知道你去里斯本托做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知道自己的属下是死在里斯本托,那么邦妮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派军队来里斯本托报复的!然后正好有一个运气不好的家伙被伯兰特邦妮杀死,那就基本上完美了”

'”大人,这个女人怎么处置“一名帝国近卫走过来禀报

“把人带下去,交给提尔纳兰特,刑讯这种事,他比较拿手!”胖子神色冷峻的转过身来,朝着近卫们摆了一下手,经过两天的观察,已经可以确认,从船上秘密发出信鸽的人就是这个叫卡特琳娜的女人,而对方的真实身份怕也不是卡特琳娜,故意引伯兰特邦妮出动心腹,然后一路相随到里斯本托

等到在关键时刻再突然出手,如果尸体旁,再出现一个马丁利牙王储的尸体,那就不是一个小事件了

王储被杀死在帝国的里斯本托,而身边的尸体,据说是帝国皇帝弟子伯兰特邦妮的心腹护卫,行刺王储证据确凿,更有伯兰特邦妮企图进入里斯本托毁灭证据,仅仅凭借这一点,不但马丁利牙国内那些想要跟帝国妥协的王储派系,不得不坚定的站在对抗帝国的派系上去,就是马丁利牙举国也都要视帝国为死敌,不死不休!

能够将里斯本托的地下室里运转的如此得心应手,倒是让胖子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人,白狐,那个当初同样利用地下势力,将刚非帝国公主绑架到费泽,最终引动刚非帝国与费泽的持续战争,白白消耗掉两大敌人的国力,从中拣取便宜的手法,倒是有几分神似

白狐,里斯本托地下势力。。。。胖子的心思甚至飞到了提尔纳兰特的遇袭上,虽然当初调查是几个商人所为,但在那场波动中,马丁利牙也是相当的受益者!

日夜赶路两天后,日落西山下的时间,前方奔涌的河道在这里被人为的扩宽了很多,夕阳的馀晖照得河水霞光泛彩,大江奔流直灌入前方的巨城,无数的层叠房屋,密密麻麻犹如朝着外围散开的巨大蜘蛛一般散布,宽达数十米的河道,浩浩荡荡,水花碰撞,在这座完全看不到尽头的巨城面前也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终抵久违了的里斯本托外围,大陆商都的气氛在这里已经显露出来,

宝宝半夜咳嗽
孩子夜里咳嗽怎么办
小孩子便秘怎么调理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