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奥洛帕战记 第十章 帝国内战

2020-01-16 16:4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十章 帝国内战

7月份的奥洛帕三大陆,进入了炎热湿润的夏季,人们在这种气候的影响之下,通常会变得比较懒散;然而,对于位处西北方那个古老的帝国而言,却在这个夏季注定要天翻地覆、朱阳变色。

女皇的神秘失踪已经三个月了,帝国内部仅存的两位实权亲王之间的矛盾并没有随之时间而消淡,反而在某些有心人的搅动之下,越发尖锐、越发激烈,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内战。

帝都亚历山大城南郊180公里处的黑松镇,是拱卫帝都门户的关键隘口,争夺皇权的两位亲王,停止了没完没了的试探性侵扰,率领着自己的主力军队,在这个军事重镇展开了决战。

防守的一方是实际控制着帝都的梅卡登堡亲王尤列,进攻的一方是出逃的不素堡亲王杰尼奥。

虽然不素堡亲王的军队来势汹汹,但无论是兵力、作战素质,还是后勤补给,都是梅卡登堡亲王的军队占据上风,而且还拥有坚固城墙的防御优势,因此在战争开始之前,几乎没有人会看好不素堡亲王;然而,真正的事态发展,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原本梅卡登堡亲王在离开帝都出征之前,将帝都的管理重委托付给卢梭大公和他的文官集团,却没想到战况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文官集团竟突然断绝了对梅卡登堡亲王军队的后勤供应,而且听说卢梭大公还更换了城堡上的旗帜,改为支持他的敌人不素堡亲王。

这个后院失火的消息,如同平地一声响雷,在梅卡登堡亲王的军队中爆炸。

尤列怒不可恕,要亲率军队回去帝都平定这伙造反的文官,但作为副将随行的巴札克·梅纳维诺将军劝阻了他。巴札克说,在此役胜负的关键时刻,作为主帅的尤列突然离开甚为不妥,只是对付几个文官和少数留守的治安部队而已,巴札克和他的帝都守卫部队足以应付。梅卡登堡亲王同意了,然后由梅纳维诺将军带领着他的部队返回。

然而激战了两天两夜,被切断的后勤线始终没有恢复。粮食和弹药无法得到补充,虽然黑松镇的储备仓库里的战略物资足够支持一段时间,但担忧的情结开始在军中漫延,士气明显受到影响。对于这种状况,尤列大骂巴札克无能,对付一群文官居然都拖那么长时间;但这位高傲的亲王除了漫骂之外,已经别无他法,因为他派去帝都方向的传信兵一个都没有回来,根本不知道帝都方面的情况,更不知道自己的心腹爱将巴札克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情被耽误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到了次日凌晨5点多左右,人的身体通常会在这个时候最为疲倦、防备也最松懈。突然,在梅卡登堡亲王军队的防线背后、黑松镇的西北方向的树林里,传来了震天动地的杀喊声。数不清的不素堡亲王的士兵从黑暗中现身。黎明之前的黑暗,掩盖了来袭敌军的真正数量,茂密的树林被看成是密密麻麻的士兵,使防备不及的守军产生一种四面楚歌的错觉,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任何一支军队,不管正面战力有多强盛,背后都是最为脆弱的。被从背后捅了一刀的梅卡登堡亲王军队被杀得落花流水,直到亲王殿下亲自处死两名怯战的骑士时,如缺堤般的崩溃才得以抑制。此时天色比之前明亮了一些,可是清楚地看到背后偷袭的敌军数量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黑松镇北面郊外的军营、阵地、仓库和瞭望塔等重要的军事设施,已相继落入不素堡亲王的军队控制之中。

正当尤列要亲自率军,趁敌人立足未稳之阵,夺回这些重要设施时,黑松镇以南的敌军突然发动了大规模的全线进攻,使得尤列不得不放弃这最佳的反攻良机,转身投入到被动防御之中。

接下来的数日里,不素堡亲王的向黑松镇发动疯狂的南北夹击,固守黑松镇的梅卡登堡亲王据险坚守,双方血战了七日七夜。杀得小小的黑松镇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尤列心中一直存在着一个疑惑,敌人是如何做到无声无悄地将大批部队运送到自己的背后的?不仅是人员,就连物资也源源不断地出现在北面敌军的军帐中,如果是使用空间传送魔法的话,没有两个巨型魔法阵,要传送这么庞大的军队绝不可能;如果说通过挖地道来运输,尤列从一开始就派人监听黑松镇地底的动静,没发现传来挖掘地道的声响;翻山越岭虽然可以偷偷运送一些士兵,但运送那么庞大数量的物资几乎不可能……杰尼奥那家伙,到底如何做到?尤列百思不得其解。

但对于这个疑问的思考也只能维持到第七天晚上了,因为尤列的思绪不得不被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所占据,那就是自己的军队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帝都方面和巴札克·梅纳维诺将军的军队一直没有消息,尤列已经产生怀疑,虽然守卫的战力仍然占据上风,但在断绝援军和补给的情况下,各部队伤员已达50%,军粮只够吃3天,箭矢只剩一轮,处境艰难,士气越发低下;而进攻方人数虽少,后勤补给却非常完善,兵员补充、伤员后送、物资供应,全部都在有条不絮地进行之中。长久下去,防守方最终会在消耗战中被拖挎。

经过一夜的考虑和部署,尤列集中全部有生力量,在第八天的早上发动一次大规模的突围。北面的不素堡亲王军队抵抗仅一个多小时就被冲挎。突围成功的梅卡登堡亲王尤列,回头望向那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黑松镇,不由得发出无奈的感叹。然后,尤列带着他的军队往北面的帝都开进。不管帝都发生了什么事,尤列都相信以他现有的军队足以应付,只要能够成功回到了富饶的帝都,那就有机会重要夺回黑松镇这个战略要地。

然而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却大大出乎尤列意料之外。当他的军队浩浩荡荡地回到帝都时,迎接他的只有紧密的城门、收起吊桥的护城河、冷冰冰的箭矢。

以卢梭公爵为首的文官集团,非但没有被消灭,反而在城里正常地办公,维持着帝都日常秩序。而更令尤列意想不到的是,一向对他忠心耿耿的巴札克·梅纳维诺将军竟然背叛了他。此时正是巴札克和他的部下守住了城门,将矛头对准昔日的主子。

愤怒让尤列失去了理智,他竟然不顾部队长时作战的疲累,直接下令攻城。由于撤离黑松镇时非常匆忙,他的军队几乎把所有重装备都扔掉了,人数虽多,但不具备攻城能力;然而在狂怒的亲王严令之下,将士们只能硬着头皮上,其结果岂是“惨烈”二字可轻易带过?

吃了大亏的梅卡登堡亲王终于清醒过来,面对前有坚城,后有追兵的不利局面,高傲的尤列终于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他在不素堡亲王的军队来到之前,带着自己剩余的军队,开往帝都西面的一座城市:本尼加城,以此为根据地转入休整。

而成功攻克黑松镇的不素堡亲王的军队,在得知尤列在帝都城下遭到自己部下的叛变后,大喜过望,他顾不上整顿经过连日激战而疲惫不堪的军队,立即挥军北上,企图直接从兄长的叛军中接收帝都。在他看来,这些军队既然背叛了尤列的阵营,那就一定是来投靠他的,在这个帝国里不会有第值得他们为之效忠。

讽刺的是,一向以小心谨慎、精于心计而著称的不素堡亲王杰尼奥,在胜利面前被冲昏了头脑,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

当杰尼奥率领着军队,兴高采列的在巴札克和帝都守卫部队的护卫之下进城时,突然遭受到预谋以久的伏击。杰尼奥的指挥中枢几乎被全灭,他本人在众将士的合力保护下杀出重围。虽然成功脱逃,但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一点优势,几乎全部消失了。

被赶出城的杰尼奥,只能带领残军回到黑松镇。

黑松镇、帝都、本尼加城,三个据点鼎足而立,三方军队厉兵秣马,准备着新一轮的厮杀。

然而,对于罗卡尔帝国这个乱局而言,这只是重大浩劫的开端而已。

...

佛山市三水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专科医院地点
生物细胞免疫治疗
清远治疗阳痿医院
肇庆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