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运动队服药有秘籍田径游泳举重兴奋剂事件高

2019-07-12 20:30: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运动队服药有秘籍 田径游泳举重兴奋剂事件高发

兴奋剂屡禁不止、河南省田径运动员田梦旭疑似被逼嗑药,尽管对于各地体育局官员、教练和运动员来说兴奋剂是讳莫如深的话题,但是在锦标主义金牌至上的体育圈,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通过嗑药来达到自己的训练目的已经成为一种常规手段。昨日采访到一位陕西省兴奋剂研究领域的业内人士,他直言不讳地告诉,兴奋剂研究成为科研项目已经是一种不争的事实。【:田管中心:对待兴奋剂零容忍 与地方签订书】

圈内有句话——“吃了不说,说了不吃”

根据报道,田梦旭是去年4月份在国家队出的事,也就是说并非大赛期间,这一点恰恰印证了业内人士所言。“由于比赛期间对于兴奋剂的检测非常严格,所以一般情况下,进入比赛后,运动员都不敢服药。兴奋剂都有一个衰减期,比如服用三天后浓度衰减50%,一周后通过尿检可能就查不出来了。”

正是为了避免比赛中被查出来,现在运动员的嗑药时间都被改到平时。据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教练为了达到训练目标,可能会让运动员来服药,在这个问题上运动员是没有选择权的,因为这种情况是由科研人员和教练配合完成的,运动员只是执行者。 ”一位曾经和孙英杰一起在火车头体协练习长跑的队友告诉本报,“运动员的成绩到了一个程度,上不去了,就必须要拿药物支持。之后就看身体能不能适应,适应不了,依赖药物了,就废了;能挺上去的,就一鸣惊人了。 ”由于不想吃药,这名队员只能离队。

即便兴奋剂的使用很常见,但教练员、运动员都对这个话题非常敏感,“大家一般很少交流关于兴奋剂的事情,谁要是突然提起来,一些教练员的脸色都会大变。”圈内的人有句话叫做“吃了不说,说了不吃”,可谓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服药有“窍门”——比赛时不吃,平时吃了用来恢复

近几年来,田径项目频出兴奋剂丑闻,这次栽倒在兴奋剂检测上的是十一运会的男子万米冠军田梦旭,这和田径项目的特点有很大关系。田径项目大多都是比拼速度或者耐力,因此在田径项目中,妄图依靠兴奋剂“铤而走险”的人数也自然最多。类似的游泳项目也是兴奋剂事件的高发地带,此外举重这样需要爆发力的项目也是兴奋剂必争之地。根据国际举重联合会的数据显示,每年都有40余名选手因药检呈阳性而遭禁赛处罚。

当然,在比赛中服用兴奋剂的人只是少数,在平时训练这样的“安全期”,特别是那些不用接受飞行药检的非世界顶尖运动员,在训练中服药是为了保证完成训练任务,因为服用兴奋剂后肌肉的状态还有抗疲劳能力都将高出一个档次,运动员的恢复也更加迅速。“兴奋剂的作用是有惯性的,如果平时一直服用,赛前停止,也是可以起到一定效果的,而这种惯性效果对于田径游泳举重尤其明显。 ”

防测有奇招——从日本进口兴奋剂,不易被查出

既然兴奋剂的使用存在一定的普遍性,兴奋剂科研自然成为各国体育科学界的必争之地,据这位业内人士介绍,日本和美国在兴奋剂研究方面全球领先。“中国目前的兴奋剂水平还是比较落后的,多为外源性的,非常容易查出来。而日本的兴奋剂非常先进,一般情况下不容易被检测出来,中国的一些柔道队就从日本进口这种兴奋剂。由于涉及到各种‘利益问题’,相关部门对这种现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一位在日本留学的体育专业学生告诉,日本和美国一直致力于兴奋剂的开发,这些被不断研究出来的新型兴奋剂显然还没有被列入禁药名单,所以也不存在被检测出来,等这些兴奋剂成为禁药,往往会是好多年以后的事情。特约丁潇雅

事件回顾

河南长跑名将田梦旭栽了

前日,中国田径协会官公布了对河南田径运动员田梦旭违反禁用兴奋剂规定的处罚决定 (本报昨日A31版曾报道),这位全运会男子万米冠军被禁赛两年并罚款两万元,禁赛期自2011年5月19日至2013年5月18日。被处罚的还包括其注册教练酒尚选和所在单位河南省田协。

1989年出生的田梦旭是河南省的田径新秀,2008年,他在全国田径锦标赛上夺得男子5000米冠军和男子万米亚军,填补了10年来河南省田径项目在全国比赛中的空白。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跑鞋在万米比赛中被踩掉,但坚持完赛并夺得亚军,备受称赞。凭借这次优异表现,田梦旭入选了国家队,并在2009年夺得全运会男子万米金牌。 (范遥)

如何上线微信小程序
网站优化推广怎么样
网络营销网络推广的区别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