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狼血神探四百三十章她不是你的新娘

2020-01-22 01:0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狼血神探 四百三十章 她不是你的新娘

“什么人必须现在见?”罗格诧异的望着洛克皱眉道:“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就不能结束后再见吗?”

“就是因为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才必须立刻跟我走!”洛克二话不说拉起罗格的手转身就走,罗格满腹狐疑的被他拖着来到王宫一层,一路穿过王宫空荡的走廊,来到了王宫的东北角。请大家看最全!

在走廊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洛克从一条楼梯后面掀起了一块木板,站在他身后的罗格看到一条阴森森的楼梯通往地下,他诧异的看了看洛克,魔术师向他勾勾手指,迈步走下楼梯。

罗格跟随着他的脚步一路向下来到了一个地下室,地面上铺满了灰尘,可以看出这里平时并没有人打扫,而地面上的脚印却又告诉他,这里常常会有人来往,这让他心头越发疑窦丛生。

两人穿过空荡的地下室来到了两扇紧闭的大门前,洛克抬手止住他,拿起自己的短手杖在上面某个地方按了一下,手杖的杖头伸出了一根纤细的金属丝,洛克将它捅进门上的锁里,只用了两秒钟锁便被撬开了。

“进来。”洛克将门推开,向罗格招了招手走进门内,罗格小心的跟着他走进去,只见一个正方形的房间内,一个衣衫破旧的女子瑟缩在墙角,双手双脚都带着沉重的铁链,耷拉着头似乎正在沉睡。

“她就是你要让我见的人?”罗格上下打量着女子,轻声问身旁的洛克。

魔术师微微点头道:“没错,我刚才在走廊上闲逛的时候,看到玛彻斯基偷偷摸摸的和一个仆人交谈,然后那仆人就鬼鬼祟祟的端着一盘东西往这里走,我看他形迹可疑就跟在他后面,结果发现他是来这里给她送饭的。”

“她是谁?”罗格疑惑的回头看着洛克,洛克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她是玛莉亚,玛彻斯基的妹妹,厄鲁斯国王的女儿,我曾经的恋人。”

“什么?”罗格惊异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洛克肯定的点头道:“不会错的,虽然她已经憔悴消瘦的快要认不出来了,但我查看过她的脚踝,上面有一块不起眼的小胎记,这绝不会错。”

“天哪,玛彻斯基究竟干了什么?”罗格快速将整个事情在脑子里消化一遍,然后快步走到女子面前,洛克也紧跟上来在女子身边蹲下,轻声呼唤她的名字,片刻之后,女子昏昏沉沉的睁开了眼睛。

“玛莉亚,你还认识我吗?”洛克双手托着女子消瘦苍白的脸柔声说。

女子双眼失神的凝望着他许久,口中气息微弱的冒出一个不太清楚的回答:“洛克,是你吗……”

“是我,我就知道我不会认错的!”洛克激动的连连点头,回头看了看一旁的罗格,罗格见状亮出羽翼光刃将捆住玛莉亚的锁链全部斩断,帮助她将手脚上的镣铐解下。

“我终于等到你了,我每天都在向神灵祈祷,期盼着你能来救我!”解脱了束缚的玛莉亚哭泣着扑在洛克的怀里,洛克轻抚着她的头柔声安慰着,待玛莉亚冷静下来以后,向她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自从那个叫伊万的魔法师来到我父王身边,父王的性格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玛莉亚虚弱的倚靠在洛克的怀里,声音微弱地对两人说。

“我和兄长私下里商量过这件事,我们认为一定是伊万对父亲造成了什么影响,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试图消除伊万的影响,但都无济于事。”

“没想到在一天清晨,我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兄长突然跑到我的寝室来敲门,他说要带我看一件重要的东西,就把我拉到了这里,还没等我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戴上枷锁,从此就被关在了这里。”

玛莉亚看了看周围阴暗的地牢,惶恐的缩了缩肩膀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任凭我怎么挣扎哭喊都没有任何人来救我,每天会有一个仆人来给我送一顿饭,然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了。”

“他昨天也照旧派人来了吗?”罗格蹲在她和洛克对面,关切的望着她问。

玛莉亚微微点头,罗格闻言站起身来,短暂的沉思后他对洛克说:“你把玛莉亚带到宴会厅来,我要先赶过去,必须阻止那场婚礼!”

说完他转身冲出地牢,施展神行疾如闪电般的穿过王宫的一条条走廊,仅用了几分钟便赶回了宴会厅,当他来到宴会厅的大门口时,正好听到里面传出祭司长庄严的声音:“我以众神的名义宣布,你们二人结为……”

祭司长的话未说完,罗格如一道疾影冲到他的面前一拳将他打翻在地上,在场的宾客们见状大惊失色,大祭司歌德拍案而起,怒斥道:“孤狼,这是神圣的婚礼,你要干什么!”

“婚礼必须终止,你们两个绝对不能结为夫妇!”罗格不理会歌德的咆哮,回头指着台下的新人大声说,一时间全场哗然,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惊愕的表情。

“你没有权利决定我是否嫁给谁,这是我自己的事,请你离开这里,不要搅闹我的婚礼!”凯瑟琳横眉冷对的抬手指着罗格喊道。

“我的确没有权力决定她嫁给谁,但你也同样没有权力!”罗格目光冰冷的盯着凯瑟琳,口中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人莫名其妙,玛彻斯基上前一步抬手指着罗格大声说:“爵士,请你对我的妻子尊重一点儿!”

“她不是你的妻子,永远也不会是!”罗格冷笑着瞟了玛彻斯基一眼,忽听一旁的厄鲁斯国王萨伦彻斯基起身怒喝道:“郎格罗爵士,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的,虽然你从伊万手里救了我,但我也不会容忍你如此放肆!”

他指着罗格大喝一声:“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大群士兵从大厅的几个门涌入,直扑向罗格,而此时罗格静静地站在原地,目光扫过凯瑟琳、玛彻斯基和萨伦彻斯基指向自己的手指上。

“原来是这样,血骨项链根本就是个幌子!”罗格恍然大悟,不等士兵们靠近身影一闪从三人面前冲过,当他回到原位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三枚蓝水晶戒指。

被夺走戒指的三人低头看了一眼空空的手指,当他们抬起头望向罗格的时候,张开的嘴似乎要说什么,但却已经发不出声音,瞬间变得僵硬在原地,像木偶一般一动不动。

而此时,王宫卫队已经扑到近前将罗格团团包围,小萝莉莉莉丝见状变成小猫头鹰飞到罗格身边,大喊一声:“你们谁敢过来,我把你们全都弄死!”

“住手,都住手!”安东尼奥疾步上前喝止士兵们,他分开人群和塔莉一起来到罗格身边,诧异的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干什么?”

“伊万根本没有消失,他早已经控制了玛彻斯基,血骨项链根本只是个骗局,他想利用玛彻斯基来骗取我们的信任,趁机控制凯瑟琳,把她变成他的棋子!”罗格咬牙切齿的对两人说。

安东尼奥和塔莉闻言大惊,安东尼奥回头看了看呆立在原地的三人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发现了什么?”

“玛彻斯基囚禁了他的妹妹,玛莉亚根本没有远嫁他乡,洛克在王宫东北角的地牢里发现了她,她告诉我们,她和玛彻斯基一直在设法消除伊万对国王的影响,而就在这时候,玛彻斯基突然囚禁了她。”

罗格左右看看两人脸上惊异的神色问:“这不是很明显吗?伊万控制了玛彻斯基,让他诱骗囚禁了自己的妹妹,然后假借出嫁掩盖事实,把她囚禁在地牢里作为备用棋子。”

“那血骨项链……”塔莉心慌意乱的问,话音未落罗格已经将三枚戒指塞到她手里说:“血骨项链根本就是个道具,伊万真正用来控制人精神的是这三枚戒指!”

他从两人身边走过来到凯瑟琳面前,双手捧着她呆滞的脸,两只眼睛放射出绿幽幽的光芒,凯瑟琳的瞳孔顿时被镀上了一层鲜绿,只听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痛苦的怒吼:“孤狼,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战胜我……”

话没说完,凯瑟琳突然身体一软瘫倒在罗格的怀里,罗格将她交给身后的塔莉,转身走到萨伦彻斯基和玛彻斯基面前,如法炮制用恐惧之瞳注视他们的眼眸,伴随着两声痛苦的怒吼,父子俩的身躯各自瘫倒在地上。

安东尼奥连忙让士兵扶起国王和侯爵,听到罗格转过身来说:“伊万的手法其实和上次在死亡沼泽操纵蜥蜴人大族长之女萨莎的黑巫师一样,只是这混蛋更加阴险,一方面设法隐蔽施法的符咒,一边利用自己操纵的人来监视周围的人。”

“天哪,幸好你及时发现,如果再晚一点儿,那凯瑟琳她……”塔莉怀抱着昏迷的凯瑟琳一阵阵的感到后怕,罗格大步来到她面前问跟在塔莉身边的小花灵:“莫妮卡,狼眼护符在哪儿?”

“在我这里,侯爵让凯瑟琳摘下来只戴他给的那条项链,凯瑟琳当时把护符交给我保管。”小花灵从背后伸出一根藤条,藤条上开放出一朵猪笼草,从里面拿出护符交给罗格。

“如果她不摘下护符,伊万根本不可能得逞,真是太大意了!”罗格看了一眼凯瑟琳昏睡的脸,叹了口气说。

正说着,洛克抱着玛莉亚匆匆赶到了宴会厅,宾客中有和玛莉亚相熟的人很快认出了她,大厅里顿时骚动起来,安东尼奥让士兵们将国王、侯爵和玛莉亚都送回房间休息,然后问罗格:“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必须找到伊万,彻底铲除他!”

“我有一个办法。”罗格将手中的护符递给塔莉,然后从她那里拿过一枚戒指说:“想要找到伊万,就得戴上这枚戒指!”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高要区人民医院
贵阳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
遵义看癫痫病哪家医院专业
西宁著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