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在深山中凿出冬奥冰雪新天地

2019-04-05 11:05: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如果用一个场景来形容北京将如何举行一场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会,您会想到哪儿?

“是我们这儿!”在延庆小海坨山南麓、海拔2175米的作业面上,2000多名施工人员的脸早已被紫外线烙成黑红,又被凌厉山风划出一道道纹路。但说起这话,他们的每一寸肌肉、每一条皱纹都洋溢出北京冬奥会场馆建设者的自满与自豪。

这里是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所在地,他们在这里扎根,为北京冬奥会开出一片“冰雪新天地”。

初夏的小海坨,山风咆哮而过,阳光灼热火辣。刀削一般的峭壁之上,一条“之”字形的施工便道折转攀援,一路通向最高处海拔2175米的山顶作业面。

因为赛区内动植物资源丰富,地形陡峻,这条便道只开出了两三个人并肩通过的宽度。施工人员上下山只能“腿儿”着。

“对我们来讲,冬奥赛区施工最关键的就是环保——要想进场施工,就得先用脚步丈量深山。”项目建设方、北控京奥集团总经理罗进晃了晃手机。手机上的计步软件显示,才刚到下午,他已经走了两万步、爬高200层。

这里是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它依托小海坨山天然山形,共计划建设7条雪道,全长21千米,落差约900米。冬奥会赛时,这里将举行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回转等11个项目的比赛;建成后,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的雪道将是国内最高等级的高山滑雪赛道。按照工期计划,年底前,高山滑雪中心将完成总工程量50%,明年年底到达测试赛要求。

从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开始,很多市民都记住了延庆赛区赛道的样子:一条条赛道如蜿蜒长龙穿行山间,挥洒自如。但是站在小海坨山的最高峰,记者只能看到如珍珠般点缀山间的银白反光,丝毫没有平常建设工地铺开大干的场景。

可依照工期,延庆赛区已进入全面施工阶段。这是怎么回事?

“建设必须与生态保护和生态修复同步推动,严格落实节能环保标准。”罗进看向远方,眼中满是珍惜。

层峦叠嶂的深山几乎将2000多名工人的身影吞没。在海拔1480米、坡度近30度的高山速降赛道工地上,“雪白反光”露出真容——原来是白色吨袋。吨袋中装满“表土剥离”的土壤。在垂直护坡一侧,6名全副武装的工人如蜘蛛人般在做边坡防护,铺上土工布和防尘网。

所谓“表土剥离”,是将施工现场所有的施工面表土剥离,随后编号、保存。待完工后再将全部原土覆盖、原貌修复,确保土壤不因建设而流失,生态不因施工而改变。正和工人一起确认防护的施工方城建团体高山滑雪中心1标项目工程部副部长郑帅对此非常上心。他走遍了项目上每寸土地,就为了最大限度留住水土。

这些土壤是工人们一锹锹挖出来、一镐镐凿下来的。中交隧道工程局项目2标段负责人付召坤感慨最大难关已过——去年冬天零下20多摄氏度,汗水直接在脸上结成冰,就算一个壮汉一天也只能挖出一吨袋的土。

为何不用更大的机器?也是为了这座山斟酌。几个月中,山东省经纬测绘勘察院项目经理梁爽扛着几十斤的全站仪,在山间走了上百个来回。山上罡风凛冽,他却能扎稳,测绘出的索道数据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在崇山峻岭上弄勘测,市勘察设计研究院项目经理高光亮戴上护膝每天最少爬两趟山。通过他们采集的地质数据,再加上高科技技术三维立体建模,工地现场能实现“立体化”和“可视化”,为下一步施工提供详尽分析建议。

再回小海坨山最高峰,头顶云卷云舒,山谷苍翠、鸟叫虫鸣,俯瞰工地,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已初露容颜,沿路工人施工正酣,“举办1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会”的承诺,正在他们的智慧和汗水中一步步兑现。

中草药治疗尖锐湿疣的效果怎么样
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是什么
怎么治男性精囊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