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瓷之色千樹萬樹梨花開

2019-11-09 03:09: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瓷之色:千树万树梨花开

导言

在陶瓷的历史上,无论陶瓷釉色创造出多少种颜色,白色无疑是最早的追求这一追求艰辛漫长,至少走了一千年大约在北齐,古人才烧出相对意义的白瓷以今天的眼光,这种白瓷不算太白,在釉厚处闪着不经意青色,但正是这不单纯的白色,拉开的中国白瓷的序幕,使得后世在陶瓷装饰上有了拓展空间的可能

古人长久地观察自然界中的自然之白,天上的白云,飘落的白雪,盛开的白花,千姿百态,都为古人追求陶瓷之白出示了标准这一标准本是天赐之色,上苍赐予古人在不知目标是否能达到之时,仍在努力执着地追求;我们不能以今天的大好结局来评价古人的追求,在历史的局限中,在古人不知陶瓷可否烧成白色的前提下,中国古代工匠一直孜孜不倦,踽踽前行

早期白瓷不是横空出世,仅是青瓷的改进型;工匠们在摸索了上千年的青瓷烧造的基础上,发现了烧造白瓷的技巧白瓷与青瓷不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而是一个系统中的拓展,简单的表述就是把青瓷中的青色去掉,就烧成了白瓷河南安阳北齐范粹墓中的早期白瓷的确不白,但它没使用化妆土,仅凭本色,这一点尤其重要,使它作为早期白瓷的证据载入史册

仅二十年后,还是在河南安阳,隋张盛墓出土的那一批白瓷无可争议地让白瓷从此真正登上中国陶瓷的舞台,一展风姿今天来看这批白瓷,仍惊叹当时北方瓷业之先进:一把白瓷剪刀一刀剪断了白瓷何时诞生的纷杂之争;361目的围棋盘将围棋的博杀形成定式;表明225目、289目的古围棋到隋朝已近成为历史

白瓷的诞生平平淡淡,却藏有一个千古之迷白瓷是在青瓷基础上提纯,去掉铁及杂质,使之纯粹起来;白瓷并没有易帜,仍打着青瓷的旗帜前行问题是,白瓷却在中国北方诞生,而南方才是青瓷的发祥地,也是大本营,那此题做何解呢

邢窑

人类的社会发展史有一个浅显的道理,叫后来居上现状如果优秀,很快就会成为负担,让前行受阻,变得缓慢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这一朴素道理

唐及唐以前南方青瓷的优秀使之容易满足现状,不思进取;而北方瓷业在唐之前明显不如南方,故发奋努力属正常状态,尤其是隋唐结束南北朝的分裂,政治中心确立在北方,至北宋晚期徽宗时代,北方一直视南方为蛮夷之地

唐代白瓷显然明确对抗唐三彩的华丽三彩属低温釉陶,色泽绚丽,仅为死者服务,古人重葬,不求朴素,求鲜艳,求热烈,求繁缛,求地下仍是一个人间唐代是一个张扬的时代,不追求收敛,唐诗中的名篇大都浪漫豪放,集中体现唐人的生存哲学,而白瓷与之背道而弛,一副文静修练的样子

史载唐天宝年间:每岁进钱百亿,宝货称是云非正额租庸,便入百宝大盈库,以供人主宴私赏赐之用此事有证据百宝大盈库简称大盈库,并非国库,乃皇帝私库,专门用于赏赐过去带盈字款的白瓷堪称国宝,二十年前仅有数的几件,分布于各博物馆近年来出土骤增,凡拍卖市肆常见,器型品种仅限执壶,浅盏,万年罐几种,器型变化不大,可见唐时已成定式

唐明皇携杨贵妃一路赏赐,邢窑之白瓷独领风骚,科技含量起了决定性作用有文字以来,文明史中多了科学追求,历朝历代的皇家奖励,都注重奖品的科技含量邢窑以其白在唐代傲视同侪,让唐明皇下令在器底深刻盈字,标榜金贵

多贵重的东西,只要具备商品价值,早晚它会进入民间普及,经济力量之大都可能改变政治格局邢窑在唐,天下无贵贱通用之,大凡商品到了无贵贱通用的境地,它就能为社会创造极大的价值即便在今天,千年以前的唐白瓷并不算太稀罕之物,可见当时的产量

湖北天门人陆羽写过《茶经》他一孔之见认为邢不如越,可他对邢窑的评价仍为类银类雪,客观描述准确如银似雪的邢窑毕竟是陶瓷史上白釉老大,得此评语,实至名归

白瓷在唐朝较之白瓷在任何一个朝代都白,这个白是心里之白,感受之白,境界之白,是陶瓷史上对白色这一基色或曰无色的追求与肯定

定窑

宋定窑白瓷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一看就是出身好的不行在邢窑的创业下,定窑坐享其成,让其白重新演绎定之白与邢之白的区别不是技术上的革命,而是思想的飞跃

可以看出,邢窑使尽浑身解数,唯恐器具不白,而定窑则轻松上阵,游刃有余地将白淋漓尽致的表现定窑觉得客观白已不再那么重要了,感觉名贵才是重要的,所以定窑镶上了金口银口铜口

定窑镶金银口是奢侈之举,不是无奈的选择许多书籍以讹传讹地讲,镶金银口仅是弥补定窑覆烧工艺涩口的不足以其高成本弥补低成本的商品古今未有,岂非就在定窑身上独现理论上讲,覆烧仅为了提高产量,提高产量降低质量的事只能在低档商品中流行,而早期定窑作为皇家用瓷时,决不可能计较这样一个差距不大的成本损失,去冒皇帝不悦的风险

定器包镶金银口,华贵时髦,宫廷盛兴,逐渐蔓延民间于是,包镶金银口遂成为一门行业,宫廷民间均设作坊以供时需宋朝工部文思院设棱作,内廷后苑造作所亦设棱作,只负责定器及其他器皿的镶口汴京城内,镶金属口的作坊面向市场,不必金银,铜口亦使定器增色

镶口这样一个风靡宋代的时尚,被后人不负地指责为亡羊补牢之举,缘于对古籍的理解有误定器有芒不堪用,芒被一直误解为芒口,即涩口,古之大谬

定窑有芒,光芒耀眼徽宗以此抑定扬青北宋末年,青瓷得宠,白瓷渐入后宫五代及北宋,定窑白瓷风头也已出了一百多年,看定州静志寺塔基出土的大净瓶可知定窑之辉煌,洋洋洒洒,百多件瓷器以定为主,足见彼时佛教对白瓷的虔诚态度

与邢窑固守素器不同,定窑此刻开始动脑筋装饰,刀刻、竹划、模印,尽其想尽其能定窑于是朝着媚俗迈步,走到北宋末年遇见宋徽宗这样一个艺术天才不买帐,定窑的艺术探索号角才逐渐走弱至于辽定,南定,地域的效仿;粉定,土定,质量的追随;都为定窑之白推波助澜,摇旗呐喊

白瓷在唐宋,随政治沉浮古人没有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这些现代概念,古人就是一个抄袭,想尽方法把白瓷烧白,占领市场,分摊份额南方的景德镇,白瓷不如北方,只好扬长避短,烧出青白瓷,俗称影青,改良了白瓷,以期适应南人的审美应该说影青的改良是大获成功的,元代以后景德镇成为瓷都,其早在宋时就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金定

金人打仗在行,一路南下,逼得宋人节节败退金人治国有点儿麻烦,哲学高度上不去,不知从何下手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改国号为金,他说:辽以镔铁为号,取其坚也镔铁虽坚终亦变坏,唯金不变不坏金太祖认识还算有点儿意思,《金史》载: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于是国号大金

金之定窑在此理论基础上发扬光大尽管此时宋人抑定扬青,金人不管那套,在其统治地区河北山西推崇白瓷定窑延续不用多说,井陘、介休、霍州等地白瓷其白有过之而无不及金人的汉化由于太祖放纵,向汉文化迅速靠拢辽人的衰败,给金人以警钟金人提高自我修养,培养生活情趣,难怪有学者曾赞美:金之文物,远胜辽元

北方定窑白瓷的发展至金,虽战火频仍,但一直未有间断,尤其印花手段,大幅度提高了产量,提高了质量,使其手工业文明带有工业文明的前兆印花工艺的采用,让白瓷放下身段,根植民间,观察印花定窑,可以看出百姓的乐趣,婴戏、走兽、花卉禽鸟、水波游鱼,无一不是宋金百姓生活的写照

枢府釉

蒙古意为银,与金相对元文治未修,只重疆土,却明白手工艺的重要,宽待工匠,以求丰足元代白瓷移师景德镇景德镇地处江南腹地,山水齐备,客观条件良好,尤其具有杀手锏——高岭土,没有理由白瓷不在此大显身手有了宋青白瓷的捶炼,卵白釉如夏蛇之蜕使之脱胎换骨,一反邢定牙白之明确,先是卵青色,透亮不浑;继而迅速改良为苶白釉,乳浊不透;枢府釉的烧造娴熟,无意中为元青花准备了迅速登场亮相的机会,这一点枢府釉始料不及

元代尚白绝非偶然马背民族看惯了蓝天白云,心胸开阔,受不了半点委琐以白为吉在元人生活中处处体现皇帝骑白马,着白色长袍,住白色蒙古包;佛教仪式时,皇帝宝座上撑起白色华盖;顺理成章,白色瓷器为元宫廷首选

枢府白釉与邢相反,不见素器元人还是很难理解朴素之美印模的枢府釉使乳浊釉下的纹样及字迹若隐若现,反倒多了一层朦胧之美元代青花成型基本都是模制,虽以画笔装饰,但也没能彻底躲开模制工艺枢府釉的纹样追求耐人寻味,非仔细端详不能欣赏,尤其枢府二字,还有太禧、东卫,辨认的前提多数是已知内容才显容易

枢府,元代政权中心枢密院,国家的中枢神经,可见要害元代蒙古人心急,马的奔行速度在历史上是最快的,养就了元人的急脾气元人在政权尚未完全夺取之时,就于至元15年在江西设置浮梁瓷局这一划时代的历史事件,表明中央政府对官方制瓷的高度垄断景德镇的官窑制度由此诞生,一直延续至清末宣统年间才告终结

甜白釉

朱元璋江山拿得不易,不依不饶的陈友谅差一点要了他的命历史是必然中的偶然,偶然中的必然;那神奇射中陈友谅眼睛、令其毙命的一箭,如果偏上三寸,江山姓朱姓陈还得再说呢

朱元璋的军事才能毋庸质疑,艺术判断力就强他所难了有品味的皇帝都是治天下的皇帝,打天下的皇帝不拿品味当饭吃洪武白釉限于小盘小碗,不见大器;烧大烧小不是明太祖操心的事可到了儿子永乐,白釉成为其瓷器中的重要品种永乐白釉,声名远播,关键在一字上:甜

甜白釉完全是一种主观感觉,瓷器不能品尝,何甜之有永乐一朝,下如此大工夫追逐白釉,相必会有皇帝的旨意洪武时期景德镇御窑厂设立,《大明会典》记载: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要定夺样制,计算人工物料《宣宗实录》又载:命行在工部江西饶州府造奉先殿太宗皇帝几筵、仁宗皇帝几筵白磁器祭器宣德皇帝登基伊始即为其祖父永乐、父亲洪熙烧造龙凤纹白釉器,可见他深知永乐之好

永乐白釉的进步显而易见前人古籍中屡屡赞颂永乐之前的白釉,多少也会闪青,原因是色釉中只有白釉没有呈色剂,换言之,任何颜色的瓷器都需要添加金属呈色剂,才能达到追求的效果而白釉的追求是减法,减去一切可能影响呈色的杂质,在景德镇洁白如玉的高岭土上,施以透明釉,让白是白里透白,从根本上白,永乐一朝做到了,所以永乐白釉成为后世白釉的楷模

甜白一词,极尽赞美有人认为永乐白釉与白砂糖形似,故名此大谬不然,甜白,重在神似,强调内心之感受,不屑外在之表现十六世纪,当白砂糖技术普及中国时,中国人才想起用什么来形容永乐白釉——甜白这一名称至少迟到了一百多年

永乐甜白釉是古代白瓷之顶峰,与宣德炉齐名,后世一直试图超越未果,索性就将其视为榜样清雍正时期摹仿过,形似神不似,按说雍正白釉也不是等闲之辈,但仿永乐甜白还差一节,如雍亲王私邸郎唫阁的僧帽壶,透光清亮,与永乐透光肉红明显有别说起来,永乐之白由体内传递到体外,仿品则是在体外循环了

有清一代,康雍乾三朝都大肆烧造过白瓷,除月坛祭器外,艺术瓷器比比皆是天地日月,蓝黄红白;皇天后土,日升月恒而艺术白瓷较之白瓷之楷模,康熙失之于硬;雍正失之于腻;乾隆失之于薄;而永乐甜白,不硬而酥,不腻而甜,不薄而淳,展现一代白釉之王的风采

德化白瓷

偏安一隅的福建德化,地理位置优越,离港口近,便于海运在古代,运输成本大大高于今天,所以古人临水便于运输乃是大福1998年东南亚出水的黑石号唐代沉船,60000件文物中有300件白瓷,其他文物繁荣,白瓷可以说器型丰富,其中经典作品反映了唐代白瓷的最高成就

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说,泉州港临近的德化,制瓷多且美大批商贾云集,货物堆积如山,买卖盛况难以想象由于马可波罗带回了德化白瓷,他又拼命宣传介绍,意大利等学者将德化白瓷戏称为马可波罗瓷

德化白瓷与众不同,先是透光率极好,为群瓷之冠,其次可塑性极强,无一不能塑造见过明何朝宗德化观音的人无不为之惊呼,以陶瓷之脆性,表现衣褶之柔软;以陶瓷之生冷,表现肌肤之温润;德化白瓷堪称一绝,前后无人能与之比肩

德化白瓷由于特性十足,名称千奇百怪象牙白,1610年出版的《葡萄牙国王记述》载,德化白瓷乃瓷器之上品,与其他东方名瓷迥然不同,质滑腻,色乳白,宛如象牙估计象牙白之美名就是这样流传开来明德化白瓷确实呈现象牙白,白中略闪黄,正因为如此,生机无限而清乾隆以后的德化白瓷,白中略闪青,失之象牙之质感,甚是可惜

猪油白,显然为当地人所称谓新疆人称和田白玉为羊脂玉,地域文化使然古人食用动物油由来已久,凝固之上等猪油确实让人垂涎文化之高雅低俗其实多在表述,象牙白就比猪油白高雅,所以猪油白都在商人中传递,难上文献

中国白,此名大气明确,其实国际上称德化白瓷为中国白不过百年之内的事西方人对这一特殊白瓷,给予很高评价,把中国赋予白瓷之上足见西人的重视

德化白瓷对西方人产生过巨大影响,17、18世纪,至少有几千万件德化白瓷运往欧洲各国,至今还随处可见之踪迹德化白瓷的特性意外地满足市场两种需求,艺术与实用当两者结合在一起各显神通之日,正是中国陶瓷感动世界之时

结语

今天,我们对瓷的感情越来越淡,熟视无睹第一件白瓷的诞生掐指一算一千五百年过去了文明就是这样,画下一个个记号,不管后人在意与否,高度就是高度,跨越的只是纪录;纪录着我们曾有过怎样的辉煌,纪录着我们曾有过怎样的情感一个民族,尊重自己的历史,才会有美好的明天 :)

康缘药业口服液有几种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