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鹤舞月明 第一二六三章 授渔

2019-12-04 14:2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二六三章 授渔

第一二六三章授渔

“不需要!哲温,霄风做了他该做的,并没有亏欠我们,我们,黑狼族,不是马匪。”

墨云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幻不定,过了半晌,他轻咳一声,慢慢的说道。

“是!公子教训的对,是我想多了。”

哲温脸色一红,心里却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举大事者不拘小节,墨云的坚持,在哲温的眼中,和一般的草原人不太一样。

也许,是墨云还年轻吧。

至于亏欠不亏欠的,嘿嘿,这个,就看你怎么想了,哲温并不特别担心霄风去去找半边云通风报信,但战斗之中,霄风对盟友袖手旁观,在很多人心中,这就该死。

……

“凤如山,墨云不错。贺双,墨云和你年纪差不多,我看比你强多了,你好好学着点,……。”

看着下面小山坳中隐隐约约的灯火,小黑背上的慕容雪菲心情大爽。

跟着三当家的识途老马,他们连夜赶到黑风山一处所在,天就快亮了,墨云却不敢进一步的探察,找个山洞躲了起来,慕容雪菲当然不肯就此干休,说不得找个借口离开墨云,放出小黑,不多久就现了半边云残匪藏身的小山谷。

黑风山不高,地方却不小,没有三当家的老马确定大概的方位,即使有小黑,想找到马匪,也大非易事。

老马识途当然是常识,但对墨云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想到这一点,并很快的下决心借之现半边云的残部,慕容雪菲,还是有点小佩服。

“啊!太太,我,太太要我学什么?”

石牛部落虽小,墨云也是族长之子,贺双心里从来没有和墨云比个高低的念头。

“呵呵,师叔,南门远还是有几分眼光,墨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胸怀、胆识、算计,再加上天狼啸月,有朝一日他真成了黑甲甚至神玄武士,现在草原上的各位单于,也许还有大周帝国,估计对他会非常头疼,天河俱乐部,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这个人,成长起来,不是南门远控制得了的,也许任何人都控制不了他,……。”

拿苍梧山中一个小村庄里的农家之女和身怀天狼啸月的族长之子相比,凤如山对慕容雪菲的随心所欲,实在无话可说,虽然他早就习惯了。

“那样才热闹!凤如山,我告诉你,你不许现在就对墨云动小手脚,让他们狗咬狗最好,等他哪天成了神玄武士,你想杀他,随便你,别那么没出息,草原上的天才,成群结队,你一个人杀得过来吗。你看人家南门远的气魄,比你强多了,小家子气,……。”

对凤如山心中的小算盘,慕容雪菲看得清清楚楚,不过,她不能赞同。

说到底,草原人,墨云,并不是慕容雪菲的敌人,她并不喜欢草原人,但也谈不上家仇国恨。

墨云能饶过霄风,慕容雪菲,不想凤如山输给墨云。

“老爷要杀了墨云,南门远是谁?天狼啸月又是什么?天河俱乐部又是什么玩艺?”

贺双心中一惊,随即泛起淡淡的酸涩。

她和凤如山可谓形影不离了,连锦鲤吸水都和慕容雪菲交流过几次,但这么多就在眼前生的事情,自己还是一无所知,到底为了什么,贺双想不明白。

“咦!这个人偷偷摸摸的要去哪里?师叔,我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老马识途算不得是什么,只表示墨云智谋过人,聪明人凤如山见的多了,但墨云放过霄风,这种天生的气质,或者说胸襟,和老马识途就完全不是一个味道,而且远远比老马识途罕见,确实让凤如山对他动了杀心。

死了死了,一了百了,免得日后麻烦,不过,既然慕容雪菲点了出来,他也就只能先等等看了。

至于这是不是小家子气,嘿嘿,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凤如山从来把自己看成一个凤鸣山的土财主,而且,他也不觉得做一个凤鸣山的土财主有什么丢人的。

可惜,慕容雪菲不是凤鸣山的,地主婆。

“当然要去看看!凤如山,你说他一个马匪,有事不骑马,却要鬼鬼祟祟的一个人爬山,想去干什么?”

慕容雪菲拍拍小黑的翅膀,小黑悄无声息的下降到3丈左右的高度

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段时间,如果不是下面的马匪手里的月光石散这着淡淡的莹光,慕容雪菲,包括凤如山,也未必会注意到一个山中一个不大的黑点。

“呵呵,双儿,你猜猜看,他想干什么?”

贺双的脸上的黯然之色,凤如山看在眼里,虽无从劝解,但他也不愿意贺双沉浸在和墨云的比较之中。

有些事,想得太多,未必是好事。

“啊,他想干什么!他想,他想,老爷,太太,我,我,我不认识他啊。”

“他总不会是去会小情人吧!真丢死人了!”

贺双回过神来,眉头紧皱,苦苦思索了很久,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由求救似的看着凤如山。

实际上,她根本看不清下边是不是一个人,就算真是一个走路的人,贺双也不知道怎么去,猜猜看。

这又不是喝酒掷骰子,还能瞎蒙一个。

马匪出来溜溜弯,也许是,喝多了吧。

“呵呵,傻丫头,你就是偷懒,不会自己多用脑子想想。师叔,我所料不错的话,我们要一笔小财了,这位老兄,是我们的大财神。”

墨云的才能,固然有天生的因素,但墨信对他后天的培养,也显然是必不可少的,凤如山决定以后有机会了,多指点贺双一下。

至于慕容雪菲,还是算了吧,凤如山再自信,也不觉得自己能比得上杨紫烨。

“哦,你是说下面有半边云的宝库!哈哈,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小黑乖,慢点,财了让凤如山给你烤肉吃。”

慕容雪菲迅抓住了最核心的部分,至于其中的逻辑,她才懒得去多想。

老实说,慕容雪菲对遗迹探宝什么的,兴趣不大,但到对手的宝库里搬东西,那种感觉,她喜欢。

“双儿,你想啊,三当家的亲自去收过路费,表明他不是这股残匪的老大,那么老大是谁?一般情况下,二当家和三当家未必能相处得很融洽,马匪新败,大当家不在的话,他们两个人不太可能会在一起,所以,半边云必然在下面的小山坳里,……。”

黑风山地势既非极险,又非极度荒凉而远离其他的部落,那么半边云大败之后来黑风山,必非无因,最大的可能,就是钱了。

无论是他想东山再起,还是眼下聚拢人心,提升士气,钱都是少不了的。

剩下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下面的马匪,于黎明时分不走前面的谷口,而摸黑去爬后山,除了去宝库中取钱,还能干什么呢?而且,一定是半边云的私房钱,也就是说,他要去的地方,是半边云的秘密宝库,不会是匪帮的公款。

而既然是秘密宝库,一定无人看守,或者说,防守的力量可以忽略,凤如山既然撞见了,顺手笔小财,不难。

“……,至于半边云为什么把宝库设在黑风山中,这个,就很难说了,也许,这是他起家的地方吧。”

凤如山望着东方天际一抹淡淡的曙光,有些出神,不知又想起了什么。

“老爷,半边云既然有宝库,马匪为什么还要出去抢钱呢,藏在这儿避避风头不好吗?”

“难道墨云也早就推断出半边云和三当家的在一起?太太说的墨云不错,不是老马识途,而是这个?”

贺双眼中泛起一层雾气,心里对凤如山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更多的,是感激。

其实谜底一旦揭开了,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无非是人情世故四个字,一层窗户纸而已,但没有人指点,贺双知道,自己一辈子也捅不破这层窗户纸,甚至可能永远看不到这层薄薄的,窗户纸。

当然,事无绝对,凤如山的猜测,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正确,但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他分析事物的,方法。

“嗯,这个问题不错。马帮不是军队,也不是有血缘关系的部落武士,而是,一群乌合之众,像老鼠一样藏起来,很多人未必愿意,今天的半边云,恐怕压制不住手下的那帮大爷。还有,半边云也一定不愿意手下知道秘密宝库就在附近,所以才会派心腹一点一点的取出来,嘿嘿,希望他刚拿走一小部分吧,……。”

凤鸣山也有土匪,为了打击、剿灭土匪,凤如山和端木靖、史骏樟等人,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血,马匪也是土匪,这些对他,都是小儿科了。

“凤如山,墨云不是你的私生子吧。混蛋!”

慕容雪菲倒没想到半边云就在下面,当然更加不会联想到墨云从三当家的三个字,就决定来黑风山冒险,目标,不仅仅是半边云的残匪,而且包括半边云本人,对自己阻止凤如山弥患于未然,她隐隐有点后悔,但是,既然话已出口,慕容雪菲,不习惯再收回来。

当然,她也不敢肯定墨云就一定推断出了半边云也在下面,墨云,毕竟不是凤如山的,私生子。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