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神冥屠虐第二百七十五章袭杀者

2020-01-22 08:4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冥屠虐 第二百七十五章 袭杀者

天阶地域,天阶地域......金瞳嘴里默默念叨着,操控着自己的神风翼一刻不停地朝着无际的东方飞去。复制址访问因为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心里一直胆战心惊,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快要发生了。脑海渐渐浮现出那张绝美无瑕,面容冷艳眼神却透露着一丝温柔的脸容。

月梦茹,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啊!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未婚妻,我金瞳起誓,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一定!金瞳此时心不停地念叨着,焦急地朝着远方望去。

“咻!”金瞳那近乎变态的反应在那道轻微不可闻的声响刚刚开始时,下意识地别过自己的脑袋,一道速度快的几乎让人没办法反应的黑影闪过了金瞳的耳边。是金瞳也能感受到那一股灼热的气流从他的耳际划过,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处隐隐作痛,一颗心瞬间提了来。有人偷袭!

金瞳急忙一个定身,稳住了身子,准过头去,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和动静,仿佛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但是金瞳坚信刚刚并不是幻觉,而是真的有人在偷袭他,如果不是敏锐的感官让自己下意识地做出动作,恐怕是刚刚那下,自己都有可能会受伤,虽然他不知道刚刚投向他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但是他觉得即便是如今他的肉身,也不一定能够完全承受下来,受点伤应该还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肉身强大并不是无敌,通常都是自己知晓或者能够做出反应的情况下,自己的肉身倒是可以抵挡大部分的伤害,可是如果是偷袭或者自己并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是很有可能会受到伤害的,即便这个伤害并不致命。

“谁?是谁?”金瞳微怒道,毕竟任谁被别人偷袭的情况下,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更何况现在的金瞳整个心都提了来,一刻也不敢松懈,神经紧绷,再不复平时冷静的情况。

但是却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一切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很平静,很平静。但是,这种时候,金瞳知道,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明处的敌人好应付,暗处的敌人却令人防不胜防,稍有松懈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金瞳眯着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知道自己这样那人是根本不可能会出来的,不过此时的他倒是十分的警觉,因为金瞳发现凭借自己强大的元念居然也不能发现躲在暗的敌人,一般算是武帝金瞳也能够发现。或许,这个人是有一种独特的隐蔽技巧,或者是拥有什么可以消除自己气息元力的元器。而一般拥有这样元器的人一定不简单,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甚至并不自己差。

不过金瞳倒是也不怎么担心,对方的实力肯定不会自己强太多,如果真的强太多,犯不着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直接出来解决自己岂不容易的多?既然不是强的过分,自己还是很有把握对付的。

“到底怎么回事?怪,真是怪,难道是巧合不成?”金瞳疑惑地开口说道。随后转过身子继续赶路,其实,这是金瞳使用的障眼法罢了,因为金瞳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对方肯定是不会现身的,既然如此,自己倒不如将计计,误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等待暗躲藏的敌人再对自己出手,不过这一次可没那么简单的,自己将会全神贯注,用自己的元念扫视四周这一片区域。金瞳相信,即便是武帝,也不可能逃过自己的元念,如果对方真的是武帝,那么恐怕捏死自己不捏死一只蚂蚁难多少。

金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朝着前方飞行。这一次居然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正当金瞳以为对方已经放弃的时候,突然金瞳眼睛一瞪,迅速的转过身,将源力聚集在自己的右手之,朝着半空之刻意地挥舞了一下,下一刻,一只三尺长的箭羽出现在了金瞳的手。

箭羽通体赤红,面还时不时泛起一丝丝的红色火焰。即便是金瞳那强大的过分的肉身,此时也不由有些烫手,甚至还刮花了一层皮,鲜血倒是没有留下来,而是被这只箭羽烤焦了。

金瞳微微有些惊讶,要知道自己的肉身强度自己知道,能够伤到自己,至少也是地阶元器的存在,但是这只箭羽很明显并没有达到地阶元器,而只是一只玄阶品的元器,但是,算这是一只玄阶品的元器,也是让金瞳有些吃惊的。要知道这不过是一只箭羽,很有可能是一次性的物品,而且既然能够发挥出这等强度,想必那把弓箭也是品的品,堪称极品吧。

“嗯?有点意思。”金瞳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舞了几下手的箭羽,伸出另一只手,随意地将其折成两半,扔到了地,抬起头朝着不远处的一颗巨大树木开口道“这等小人姿态,阁下难道不觉得羞耻吗?能否光明正大,让在下看看到底是哪位高人,想要对付在下,也好让在下明白,到底惹了那方英雄豪杰。”

“啪,啪,啪。”三声鼓掌声之后,从那颗树的后面缓缓走出了一个身着白色武服的长发男子,身后背着一把硕大无的巨型弓箭,双手呈现鼓掌的姿势。

“不错不错,不愧是神虚学府的弟子,果然好实力,好实力啊!”那名长发男子开口道。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要找在下的麻烦?在下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阁下,竟然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金瞳沉声道。

“下作?呵呵,抱歉,在我的眼里,只有输赢,只有生死,没有下作这两个字!你惹了我,我才会对付你,难道不是吗?”那名长发男子呵呵一笑道,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和为何对金瞳出手的原因。

金瞳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自己何时惹到了此人,此人实力不俗,五段武王,可以说是自己在血域所面对的最强大的敌人。甚至之前还使用那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可想而知对方并不是个正人君子或者迂腐之人,这样的人才最不好对付,因为金瞳不知道下一刻他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令自己防不胜防。

“这,我不记得我在血域之得罪了何人,嗯,莫非你是静观门的人?”金瞳想到自己在玄字地域惹到的静观门,难道说眼前的这个人是静观门派来的不成?但是自己记得静观门的吴亦凡说过,那件纷争此结束,对方也不会再来找自己麻烦。金瞳也不觉得吴亦凡是个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既然如此,那这人又是从何而来?嗯?难道是卓不凡?

“呵呵,你不用管我从何而来,你只要知道,你的命,我收下了,其他的废话,我呢,也不会多说。”那长发男子呵呵一笑道。并没有正面回答金瞳的问题。

“哦?久闻静观门乃是名门正派,从来不会做这等卑鄙无耻之事,今日一见,想不到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卓不凡的伤可好了?”金瞳仔仔细细看着眼前那男子的脸色,金瞳发现当自己说到卓不凡的时候,对方的平静的眼神出现了轻微的波动,但很快消失不见,可惜金瞳却牢牢抓住了这一点,看来是了,对方很有可能是卓不凡派来想要对付自己的人。

金瞳此时心里也是升起一股怒气,没想到自己放过了对方,但是对方却如此咄咄相逼,实在是太过分了。难道真以为他是好惹的不成?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金瞳也不打算轻饶对方,拦住自己的路,阻挡了自己,使得自己不能及时的前往天字地域,这对现在的金瞳来说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呵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来嘛,我只是打算一瞬间射杀你,让你不要承受太多的痛苦。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躲过了我的攻击,既然如此,那么接招吧。”那长发男子知道言多必失,说完朝着金瞳冲了过来,掏出一柄巨大无的大刀,朝着金瞳是当头一劈,想要将其劈成两半,一开始便下了死手。

青县中医医院
陕西省交通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治癫痫病的医院
武汉治疗早泄费用
日照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