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百安居中国中外高层内斗

2019-08-12 20:1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日,全球知名家居建材零售商百安居(B Q)资深内部人士余晖向记者透露,百安居中国董事会英法两国高管斗争十分严重,暂时得势的法国团队正对中国中高层团队全面施压,包括百安居南、北大区两位总经理和总部渠道总监三名高管均被卷入其中,人事震荡甚至一度引发门店罢工。

关店风波尚未平息,新一轮更为巨大的危机正在百安居内部迅速酝酿着。

两个月前发生的罢工事件持续了整整三天,(当时)整个百安居的销售额为零,这是非常严重的。基本上是门店虽然还维持开着的,但来了顾客也没有销售。 余晖表示, 全国罢工的队伍中,包括有三四十个中高层。百安居中国董事会甚至有意对这些管理层进行违规解约。

事实上,这只是百安居中国爆发用工危机的 冰山一角 。据他透露,在门店罢工、经销商催款之外,公司还存在对旗下家居装潢团队中七千余人非法签劳动合同、长期未缴纳社保、未给予最低工资保障等,这些法律风险正将百安居中国推至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一位零售行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如此发展下去,今年一月发生在百安居商务大厦的讨薪事件将不会是最后一起。积重难返,用工问题或许将变成这家公司业务收缩后最大的 定时炸弹 。

中法高层对战

中国大区的法国管理团队全面掌权后, 改朝换代 式的人事变动很快开始

隶属于欧洲最大的建材家居零售集团 英国翠丰集团(Kingfisher Group)旗下的百安居,1999年进入中国后,营业一度辉煌,在华门店数最高时达到6 家,而如今包括武汉等门店的一再关停歇业,使这一数字迅速缩水至 9家。

在以 升级调整 为名的关店表象之下,长期以来形成的内部矛盾早已在公司各个层面的员工之间蔓延。

余晖表示,翠丰集团旗下英国品牌百安居B Q和法国品牌Castorama两大王牌在欧洲市场都非常强大,两支管理团队也是整个集团中最为强势的主导者。然而,由于近几年在整个欧洲区中Castorama品牌的业绩持续压着B Q,在公司文化中,大家都默认法国人做生意,英国人控制风险这样的理念。 因此,在总部集团董事会中,法国人的底气自然也远大过英方。在最近一次中国区董事会大战中,法国人赢了。

目前,百安居中国区董事会共由五名外籍管理人员组成,中方实际话语权很弱,受重视程度很有限。而在这五个席位中,法方占到四席,英方占到一席。 基本上,公司最核心的职位如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营运负责人都是法国人一肩挑,董事会中唯一的英国高管只是负责新项目开发,沦为 少数派 ,而此人通常也很少在董事会中当 刺头 。

中国大区的法国管理团队全面掌权后, 改朝换代 式的人事变动很快拉开了序幕。董事会中的法国势力被指开始对英国团队进行施压和清理,而这批出走的英国高管的原中国旧部爱将,在百安居的日子也开始变得愈发艰难,从大区负责人至其带领的团队都被直接拿来开刀。

2010年,百安居引入了前家乐福总裁,并将百安居原本东西南北四个大区的管理模式分为了南北两个大区制,由大区总经理负责。目前,南区(包括深圳等地)共有21家门店,而北区(包括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则有18家店。

由法国人担任的百安居中国区全国营运执行总监,上任后随即约见了百安居大南区和大北区的总经理,宣布对其管辖权限做出调整,原本一人签字的决定现在需要多人签字才可,相当于变相的权力分薄。 余晖透露,这个全国营运执行总监带着自己的团队过来,等于架空了原来的大区经理,意欲合并原本的南北大区后重新分设几个大区。

正是触及到了中方高层的核心利益,来自百安居中国区自上而下的斗争最终全面爆发。与这位内部人士描述的一致,在2012年11月初网络上关于百安居内斗、罢工的消息不断爆出,但很快这些举报性质的帖子绝大部分极为反常的 消失 于网络。

对于百安居中国多个渠道透露出的内斗消息,记者试图联系百安居中国公关部门,截至发稿时尚未取得回应。

据透露,与董事会意见相左的中方中高层去意已决,希望公司在合法合规前提下与其解除合约。但法国管理层强硬表示不愿意赔偿,甚至考虑不惜直接解除劳动合同。

余晖介绍,目前,中方的一些管理层正在积极准备法律手段,不排除与百安居对簿公堂的可能。

用工风险加剧

游走在法规之外的用工情况从百安居进入中国伊始就沿用至今

准备离职的中方管理团队正在准备一个 杀手锏 。

根据余晖介绍,中国百安居装修中心旗下的农民工中,有约七千名工人未与百安居签订符合规定的合同,公司方面亦从未为其交付过社保等法定保险费用(除五六百个农民工头获得了社保外)。不仅如此,这些农民工也未能获得法定的每月最低工资保障。 等于就是给这些工人发配一个活,他们才能领一份的钱,基本与街边非正规的临时工没有区别。

据翠丰集团此前披露的半年报显示:2012年上半年,百安居中国区的销售同比下降了5.5%,销售额约为1.68亿欧元,最终录得收入亏损600万英镑。

受到房地产打压的政策影响,家居装潢行业损失严重。而在一线城市中,百安居北京这样的市场已经快速萎缩,就连此前创出佳绩的深圳市场也开始走下坡路。 余晖坦言。

就在今年1月,百安居上海总部办公大厦就曾遭遇讨薪催款事件。相关经销商打出了 百安居拖欠贷款八个月分文未付 的横幅向公司施压。此前百安居已经因为被指分别欠款逾900万元而被供应商深圳橱柜商韩丽宅配、好诗迪等公司告上过法庭。

余晖坦言,这些游走在法规之外的用工情况其实从百安居进入中国伊始就沿用至今,装修团队的大多数农民工的劳动合同也是通过第三方签署的,表面看起来与百安居无涉,但实际上百安居方面的管理层一直都明确知道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只是未作为而已。

一式两份的合同农民工手上都没有,并且合同上没有写起止时间的合同期限,留着空白等于是百安居想怎么填就怎么填。劳务公司打款给到这些劳务工的队长,队长再把这部分现金分给具体的农民工。 他说。

不过,现在看来,据记者得知,意欲离职的这批中方管理层已草拟了农民工名单和联系方式,并称 必要时将采取有关行动反击 。

儿童癫痫的症状
中医治疗肌肉萎缩
焦虑症的自我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