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李毅中谈网络监管电信法立法已提上日程

2019-08-12 06:38: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毅中谈络监管:电信法立法已提上日程

  络实名制,多数国家这么做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李毅中称电信法立法已提上日程

  昨天上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信部原部长、中国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列席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时,接受本报采访,就我国互联发展现状、电信垄断、络实名制、新能源汽车等社会热点问题进行了详细解答。

  李毅中表示,互联的实名制,多数国家是这么做的,但首先需要法律依据。他泄漏,电信法立法已提上日程。

  ■络监管

  电信法立法已提上日程

  京华时报:中国的互联企业存在许多恶劣竞争的案例,您对此怎样看?目前的处罚力度是不是有些轻?

  李毅中:你不要用“恶劣”这个词(轻拍的手臂,笑),用“激烈”吧。回顾我们传统行业,比如电视机厂商,前些年也存在打得头破血流的现象。对竞争中存在的问题要重视,但要用平和的心态面对,互联是个特殊的新兴行业,需要监管。大家呼吁已久的电信法,国务院法制办和人大法工委都在积极沟通,已提上日程,将加快出台。

  京华时报:您在位的时候,谷歌退出了中国。最近,谷歌说想重新回中国,您对此怎样看?

  李毅中:是吗?他们没跟我说啊(大笑)。任何在中国的跨国公司,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都会得到很好的回报,当时他们在中国3年,占据了30%的搜索市场。但是他们进入和退出自由,最后采取了折中的办法,部分去了香港,部分留在内地。(如果)他们有再回来的愿望,让他们和有关部门沟通。

  京华时报:现在微博等社交站都在试点实名制,您对此怎样看?

  李毅中:呵呵,你越问越深了。互联的实名制,据我们调查,多数国家是这么做的,但首先需要法律依据。实名制目前也才58%实名,还有40%多未实名,这有个过程,需要做好解释。微博实名制也在做试点,是为了互联有序健康发展,保护个人、企业、国家隐私和机密。

  ■电信垄断

  三大运营商存在即竞争

  京华时报:很多民认为我国宽带收费高,国际调查机构的数据则表明中国的速在全球偏慢,您对此怎样看?

  李毅中:消费者肯定觉得资费偏高,我赞成这个看法。但这几年通信行业非常重视资费下降,我在任的时候我知道通讯资费每年下降9%,并会延续这个降幅。这个价格国家发改委有最高限价,运营商在其本钱允许的范围内应回报社会,逐步降低资费,但我不赞成提指标,非得说今年降低多少。

  京华时报:业内有一种说法,认为是运营商的垄断经营造成我国速慢资费高,而且发改委也对中国联通(微博)、电信进行了反垄断调查。

  李毅中:不要把甚么问题都归咎到垄断。3大运营商的存在就是在竞争,我注意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已明确提出民营资本允许进入电信行业,目前各部门都在制定具体方案。3大运营商本身都是上市公司,30%是社会资金,有民间资本乃至还有外资,未来会进一步开放,让民营资本进入电信业,这是毫无疑问的。恕我直言,电信行业在任何国家都是基础设施,都高度重视,入世之前我国在基础电信业务方面不开放,今后会加大开放力度。

  京华时报:现在几大运营商没有实现间互通给用户带来困扰,这是因为技术壁垒还是其他障碍?

  李毅中:工信部向来提倡电信运营商互通,防止重复建设,盲目投资,不要各搞一套,这几年有了很大进展,特别在基站建设上,提倡互相公用或租赁,但毕竟是三个企业,有不同的络,所以这方面工作还存在很多不足。

  ■3融合

  三融会难在双向进入

  京华时报:三融合推动速度不尽如人意,难点在哪儿?

  李毅中:三融合的试点已经覆盖全国很多城市。难点是双向进入,即工信部管理的互联和广电总局管理的影视双向进入,互联互通,应该说有了好的开局,但这不单是技术问题,涉及到体制问题,这个事情要急但不能太急。3融合是潮流,不可逆转。无线上就是融会的一个形态。

  京华时报:4G的商用到底还需要多久?为什么迟迟不能推出?

  李毅中:3G十年磨一剑,是我国自主创新,从研发到商业化、产业化用了十年,已被社会接受

  ,用户接近1.5亿,这三年进展很大。而4G是在3G基础上的技术延伸,推出速度应当比3G速度更快,TD-LTE这个标准已得到国际电信同盟的认可,一些国外公司也很看好,正在进行商业化、产业化试点,将来逐步扩大。我在任时,业内专家说可能需要两年,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时间表。

  ■稀土资源

  酝酿组建大型稀土公司

  京华时报:稀土资源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我国稀土资源的开发进展如何?

  李毅中:我曾到江西赣州调研,大好河山青山绿水,由于私挖乱采,开发技术落后,地表破坏了,青山成了孤山,山里边清泉没有了,成了黄泥。这样下去,要危害我们的可持续发展、国家利益,所以我们要加强稀土的管理。

  京华时报:那该如何管理?

  李毅中: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国家出台了稀土管理方法,稀土工业开始得到整顿。在开发源头上有序开放,避免私挖乱采;加工进程中不盲目,提高效率。

  京华时报:中国对稀土出口有限制吗?

  李毅中:中国并没有限制稀土出口,但任何事情都要有计划、有安排地去做,所以一些国家对我国的稀土政策有些反响,但中国是认真按照WTO要求去做的。

  京华时报:国家有没有斟酌建立一些大型稀土企业?

  李毅中:现在国家正在酝酿之中,有可能会依托包钢。中国稀土产地主要集中在内蒙古包头、江西赣州等地。应当从上述地区选取几个地方,建立稀土企业的“龙头”,把宝贵的资源利用好,并考虑跨国经营。

  ■购车补贴

  最好的补贴是降低成本

  京华时报:我国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规划是如何的?具体如何推动?有何困难?

  李毅中:毫无疑问,新能源汽车特别是电动汽车一定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战略方向和重点。电动汽车的规划已经做出来了,我们开始起步了,但是我觉得力度还不够。其中一项就是在技术创新上的困难,电池、机电、电控。机电因为是电动机,要把稀土金属,如钕铁硼,用到电动机的转子上永磁电机,这样体积缩小重量减轻,效力提高,这个我们正在做,而且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

  京华时报:那技术最难的是卡在什么地方?

  李毅中:最难的是电池,依照我们的技术水平,现在还达不到商业化和市场化。

  京华时报:可以具体解释一下吗?

  李毅中:我举几个数字,我们现在的电池,每充一次电能跑150公里,够短的了,还没出北京呢,又得去充电。我们电池的强度是什么呢?每公斤的电池能量是0.1度,但是我们要消耗多少电呢?消耗20度电,每公斤0.1度,要消耗20度,这汽车1吨重,电池就200公斤,给商业化、市场化带来了很多问题。充电时间需要7到8个小时。因此要靠技术创新。

  京华时报:现在国家有甚么政策扶持新能源电动汽车吗?

  李毅中:现在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中央财政每辆车给补贴6万元。但是一个行业靠财政补贴是难以为继的,这是短期行为。就算补贴了,也是补贴了能买得起汽车的人。那穷人怎么办?所以,最根本的是技术创新,把本钱降下来。

  京华时报:您了解公务车采购的情况吗?

  李毅中:中国公车采购目录符合WTO规则,目录中的公车为普通公务车,不包括领导干部公务车。普通公务车指的是1.8升以下、售价18万元之内的轿车,其实不包括领导干部公务车,二者不是一个系统。

  京华时报:国外很多官员都坐地铁或公交上班,您怎样看?

  李毅中:工信部的很多同志都是坐地铁、骑自行车或开自己的车上班的。

  ■政协履职

  说没说真话由你们评价

  京华时报:从工信部退下来以后,您到了政协,工作内容和以前有何不同?您说过虽职位不同,但真话总是要讲的,您认为您做到了吗?

  李毅中:我觉得在政协更民主、和谐。作为政协委员,要认真调查研究,我退下来后,时间宽裕,特别到西部欠发达地区了解了很多情况。我还做了一些演讲和接受了一些采访,说的是不是真话,你们自己评价。

  京华时报:您给您的政协委员履职打多少分?

  李毅中:这个需要大家来评价,我不好说。(本版稿件仅供腾讯转载)

  □对话人物

  李毅中1945年3月出生,山西大同人,中共中央委员,十一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1966年7月北京石油学院炼油工程专业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任中国石化股分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副主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等职。

樟树家居装修网
最新财经新闻
西安机械网
分享到: